最新公告 主持人 成員 指導碩士論文 期刊論文 研討會論文 專書 國科會計畫 其他計畫 週訊文章 專利

運動生理週訊運動生理週訊電子報
Online ISSN : 1814-7712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請勿轉載或節錄

主題:無氧運動能力的特殊性
發言 : scwang 時間 : 03/08/26(17:42:17) From : 140.123.226.98
運動生理週訊(第66期)

無氧運動能力的特殊性(August.11.2000)

王順正

  無氧運動能力是身體透過無氧性代謝路徑,從事激烈運動的能力,通常是指短而劇烈運動的能力或能量。無氧運動能力的存在,一則因為體(肌肉)內存有磷化物與肝糖(葡萄糖),可以在氧氣缺乏的情況下,產生 ATP、提供人體能量需求;二則因為某些特別激烈的運動或運動的特質屬於瞬間用力者(例如舉重、跳躍與打擊等),或者人體運動時必須在最激烈的運動狀態下持續一段時間(一百公尺、二百公尺競賽),氧氣無法充分的供給,於是不得不在缺氧情況下運動。

  一般來說,人體的無氧運動能力包括非乳酸性無氧能量、非乳酸性無氧動力、乳酸性無氧能量與乳酸性無氧動力四大類,用來代表人體於最大持續努力,分別在 1秒鐘以內與1至2分鐘的運動總能量輸出與最大能量產生速率。也有學者將人體的無氧運動能力,簡化為速度性無氧運動能力與質量性無氧運動能力二類。速度性無氧運動能力代表人體在短時間內產生最大負荷(或速度)的能力,質量性無氧運動能力則代表人體在短時間內的最大作功能力,二種無氧運動能力雖然相互關連,卻也同時代表不同的無氧運動能力。

  經常進行幾秒鐘用力的重量訓練後,並不會顯著提高1至2分鐘左右的無氧運動能力(例如四百公尺的跑步能力);八百公尺的優秀選手,通常一百公尺的運動成就並不好;高爾夫球打不遠的中年運動者,沒有適當的短時間爆發力訓練,卻期待由重複不斷的揮桿練習中增進距離,是相當不切實際的方式。運動參與者必須先瞭解自己的運動能力特徵,並且瞭解參與運動型態的特徵,再依據這些特徵進行訓練,比較容易提升運動的效率。

  垂直跳動力測驗是最普遍且最簡單的無氧運動能力測驗。垂直跳動力測驗雖然簡單的以跳躍高度來代表受試者的無氧運動能力,經過簡單的數學計算,仍然是代表人體短時間(1秒以內的靜止到最大表現作功能力,由ATP-PC磷化物系統提供能量)無氧運動能力的好方法。

  人體跑步無氧運動能力的測驗,顯然以短距離(50m、100m或200m等)的最大努力跑步測驗最為簡便,雖然這種測驗的結果是以平均速度的方式來呈現跑者的跑步無氧運動能力,但仍然是最直接且經常被採用的跑步無氧運動能力測驗,測驗的結果則分別代表5至6秒、十幾秒或二十幾秒的無氧運動能力。

  1968年Margaria-Kalamen以跑樓梯方式測驗受試者的無氧動力(約0.5秒左右的動態作功能力,由ATP-PC磷化物系統提供能量);1977年以色列Wingate體育學院以腳踏車測功器(ergometer)測驗受試者的無氧運動能力(30秒,由ATP-PC磷化物系統與無氧糖酵解系統提供能量) 。由於,這兩種無氧運動能力的測驗方式,必須在適當的規劃與設計下進行,因此經常被作為運動生理學實驗的課程內容。

  1984年Hermansen與Medbo則以最大累積缺氧 (maximal accumulated oxygen deficit,簡稱MAOD)測驗受試者的無氧運動能力) 。有關MAOD的相關研究結果顯示,MAOD可以代表 2分鐘以上的無氧運動能力測量結果。

  透過各種不同無氧運動能力測驗方法的特徵,可以發現無氧運動能力測驗方式的不同,分別代表受試者不同時間最大努力的無氧運動能力。垂直跳動力測驗與Margaria-Kalamen動力測驗代表短時間ATP-PC磷化物系統的無氧運動能力,短距離最大努力跑步測驗與Wingate動力測驗代表ATP-PC 磷化物系統與無氧糖酵解系統的無氧運動能力,MAOD測驗則代表無氧糖酵解系統的無氧運動能力。

  由於不同無氧運動能力測驗方法與最大努力時間上的差異,研究者很難界定標準化的無氧運動能力測驗方式,形成無氧運動能力測驗上的缺憾。似乎無氧運動能力測驗具有相當程度的「特殊性」。

引用文獻

林正常(1993):運動科學與訓練--運動教練手冊,銀禾文化事業公司。

Bar-Or,O., Dotan,R., & Inbar,O. (1977). A 30 sec all-out ergometric test - its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for anaerobic capacity. Israel J Med Sci,13,126.

Hermansen,L., & Medbo,J.I. (1984). The relative significance of aerobic and anaerobic processes during maximal exercise of short duration. Physiological chemistry of training and detraining, New York, Karger,56-57.

Kalamen,J. (1968). Measurement of maximum muscular power in man. Doctoral Dissertation,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Margaria,R., Aghemo,P., & Rovelli,E. (1966). Measurement of muscular power (anaerobic) in man. J Appl Physiol,21,5,1662-1664.



心肺適能訓練的理論與實務(2008) 健康運動的方法與保健(2002) 運動生理學問答集(2002) 運動與健康(1998) 運動技術分析-運動生物力學研究方法(1996,2005)
運動生理學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