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生理學網站 會員:未登錄 登入 忘記密碼 申請加入會員  會員3973  部落格1  


運動生理週訊全部文章 回週訊首頁

運動生理週訊運動生理週訊電子報
Online ISSN : 1814-7712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請勿轉載或節錄

運動常識 訓練概論 能量來源 呼吸循環 肌肉骨骼 運動體能 訓練方法
身體組成 運動營養 運動環境 運動傷害 研究方法 網站發展 相關訊息

主題: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
發言 : scwang 時間 : 04/05/30(12:11:51) From : 140.123.226.99 分類 : 呼吸循環
運動生理週訊(第166期)

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May.30.2004)

王順正

  最大攝氧量(運動生理週訊第39期第40期第61期)與跑步經濟性(運動生理週訊地165期)對於最大有氧運動能力的評量效益,始終具備特定的缺憾。最大攝氧量雖然是評量有氧運動能力與心肺耐力的最佳指標,但是這種受到最大心輸出量(maximal cardiac output)與最大心每跳輸出量(maximal stroke volumes)顯著影響的人體運動生理指標,主要代表人體生理上使用氧氣的能力,當運動參與者具備類似的最大攝氧量能力時,最大攝氧量與耐力運動表現的相關即不高,顯示還有其他重大影響耐力運動表現的因素存在。跑步經濟性的進步與否,雖然與是否經常訓練有關,但是其進步的原因是因為肌肉利用氧氣能力增進、生理能力進步造成換氣量與攝氧量減少、或者是運動技巧的進步,並沒有明確的答案。因此,「最大攝氧量的速度(the velocity at VO2max,vVO2max)」,一種最大攝氧量與跑步經濟性的綜合指標,便是經常被提出來討論與參考的最大有氧運動能力評量依據(Jones & Carter, 2000)。

  本文以國內男性長跑選手20名為對象,受試者的VO2max為 63.55±8.03 ml/kg/min、VT(ventilatory threshold)為 49.45±8.78 ml/kg/min、5000公尺成績為 17.71±1.06 分鐘。由於進行最大攝氧量檢測時的運動測驗流程,是以Bruce實驗流程進行(有坡度上的變化),因此,以進行最大攝氧量檢測時的運動時間,來代表可以達到最大攝氧量的運動強度。結果發現5000公尺跑步成績與最大攝氧量的相關為0.474、與換氣閾值的相關為0.629、與進行最大攝氧量測驗跑步時間的相關為0.715,由此可見vVO2max在評量最大有氧運動能力時的重要性。







5000公尺跑步成績與跑者的最大攝氧量、無氧閾值、跑者進行最大攝氧量測驗的跑步時間的關係圖


  其實,「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在實驗室中經常被使用,作為標準化受試者運動強度高低的依據。下圖即將實驗室中進行最大攝氧量檢測時,攝氧量與運動強度的關係記錄下來,以作為標準化運動強度高低的依據(最大攝氧量為71 ml/kg/min)。圖中75%VO2max(71 ml/kg/min * 75% = 53.25 ml/kg/min)約為 9.4mph(mile/hour),依據相同的攝氧量與跑步速度關係,100%VO2max即為該被檢測者最大攝氧量出現時的跑步速度。不過,Bernard, Ouattara, Maddio, Jimenez, Charpenet, Melin, and Bittel(2000)的研究發現,不同的運動檢測流程(每一個階段的時間不同時)會產生不同的「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當然,透過不同的運動檢測流程與「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定義(Hill & Rowell, 1996),就會產生不同的攝氧量與運動強度關係,達到最大攝氧量的速度即可能會顯著的不同。





  相同的漸增強度運動的流程下,最大有氧運動能力較佳者,可以進行較長時間的最大攝氧量檢測過程(時間較長顯然就會出現較大速度),進而獲得較大的「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是相當容易判定的概念。特別是有些人在固定強度下攝氧量偏高時,被認為具備較差「跑步經濟性」,透過「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資料,將可以得到另一個層面的最大有氧運動能力的判定標準,以便將人體攝氧能力高低與使用氧氣效率好壞,整合性的呈現出來。

  「最大攝氧量的速度(vVO2max)」的訓練效果方面。Billat, Flechet, Petit, Muriaux, and Koralsztein(1999)針對8名經常訓練的男性長跑選手,進行4週的間歇訓練後發現,被訓練者的vVO2max顯著進步(20.5±0.7 km/hour增加到21.1±0.8 km/hour),在14 km/hour速度下的跑步經濟性也顯著進步(50.6±3.5 ml/kg/min降低到47.5±2.4 ml/kg/min),但是最大攝氧量卻沒有顯著改變(71.6±4.8 ml/kg/min稍微增加到72.7±4.8 ml/kg/min)。Jones, Carter, and Doust(1999)針對16名體育科系學生進行6週的耐力訓練後,發現受測者的最大攝氧量、乳酸閾值、跑步經濟性、最大攝氧量的速度等變項都顯著的增加。後續的研究有必要進行影響有氧運動能力變項的訓練方法,是否會有特殊性存在?或者訓練後的有氧運動能力進步的原因,會不會有變項上的次序性?


引用文獻:

Bernard, O., Ouattara, S., Maddio, F., Jimenez, C., Charpenet, A., Melin, B., & Bittel, J. (2000). Determination of the velocity associated with VO2max.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32(2),464-470.

Billat, V. L., Flechet, B., Petit, B., Muriaux, G., & Koralsztein, J. P. (1999). Interval training at VO2max : effects on aerobic performance and overtraining markers.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31(1),156-163.

Hill, D. W., & Rowell, A. L. (1996). Running velocity at VO2max.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28(1),114-119.

Jones, A. M., & Carter, H. (2000). The effect of endurance training on parameters of aerobic fitness. Sports Medicine,29(6),373-386.

Jones, A. M., Carter, H., & Doust, J. H. (1999). Effect of six weeks of endurance training on parameters of aerobic fitness. Abstract.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31(5s),s280.

 共有 2 回應

回應 : 1 scwang時間 : 2007/7/23 下午 04:36:18 From : 140.123.226.99

由於一般進行最大攝氧量測驗時,為了可以加快實驗流程的進行,通常會採用有坡度的跑步機進行測驗 (例如Bruce測驗流程) ,因此,要得到具有明確νVO2max的速度,通常會受到跑步機坡度的影響。因此,為了可以簡易的測量到νVO2max,研究者經常會在進行最大攝氧量測驗以後,再以兩次固定速度、沒有坡度的跑步機負荷,進行攝氧量的測量,然後透過兩次測驗的速度與攝氧量線性關係,計算在VO2max出現時,的νVO2max (下圖,Billat & Lopes, 2006)。

νVO2max
νVO2max百分比的測量 (Billat & Lopes, 2006)

引用文獻

Billat, V., & Lopes, P. (2006). Indirect Methods for estimation of aerobic power. In P. J. Maud & C. Foster (Eds), Physiological Assessment of Human Fitness (p22). Champaign, IL: Human Kinetics.


回應 : 2 epsport時間 : 2016/9/18 下午 11:20:34 From : 118.171.187.158

運動生理週訊(第344期)
攝氧量的實際測量(September.18.2016)



  回上頁   發表回應
運動生理學網站 台灣高地訓練服務平台
運動生理學網站 成績預測與訓練處方
IfitIV

Joiiup

運動生理學網站APP下載
網路體育學院
大專高爾夫學刊
Google+

運動生理學網站
epsport-ad

運動科學教育研究室
教育部體適能網站
台灣運動生理暨體能學會
華人運動生理暨體適能學者學會
中國運動生理學會
ACSM
運動科學論壇
O.K. 運動訓練科學網
Suncity 山城貿易